今天是:
千年学府
当前位置 > 首页 > 世界遗产 > 人文圣山 > 千年学府

满怀敬仰之情,我专程来到了白鹿洞书院。

白鹿洞书院本没有洞,因四面环山,山间形成小盆地,便成了洞。唐贞元年间,洛阳学者李渤与其兄李涉在此隐居读书,并养有一白鹿相伴,李渤长庆元年出任江州剌史后,在此兴建台榭,广植花木,吸引了八方文人学子集学研读,逐渐发展成为白鹿洞书院。

进入书院大门,首先看到的是一方庭院,但见花木茂盛,叶绿花红,生机盎然,院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。两株桂树引人注目。一树为金桂,一树为银桂。据说金桂为朱熹所种,意在希望书院里的读书人都能登科折桂。

白鹿洞书院现存五个院落,报功祠、朱子祠、礼圣殿、明化堂、行台等建筑呈一字形排列,报功祠、朱子祠内陈列各种文物、资料,记录着白鹿洞书院的千年历史。

见我们进来,一位四十开外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引导我们观看。其儒雅有礼,态度真诚,介绍过程中还插进了一句“我只是这里的工作人员(专业解说另有导游),只是在这里尽些义务,不收费”的说明,引来大家善意的笑声,也给人一种待客如宾之感。

这里还提供众多的资料,除了有关白鹿洞书院的介绍、传说、书法字帖,还有《中国书院章程》、《中国书院学规》、《中国书院楹联》、《中国书院揽胜》和其他一些学术书籍。虽在深山之中,却能纵览天下,白鹿洞书院体现出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广阔襟怀。

白鹿洞书院走着一条与历史共进之路:五代设国学,宋初跨入“四大书院”之列,朱熹振兴书院,更使其名噪一时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书院虽几经磨难,但毁而复建,死而复生,延续之今。

朱熹在振兴书院时,完成了八件事:第一、修建房屋;第二、筹措学田;第三、集聚图书;第四、延聘师长;第五、招收生徒;第六、制订教规;第七、设立课程;第八、确立教育组织形式。这一切,对于此后的中国教育提供了可用以借鉴的办学和教学模式,拓展了学业学术的交流发展之道。

白鹿洞书院的历史贡献,不仅仅是探索了中国的教育发展之道,凝结出“倡导广学博采,注重自身修养,寻求更高思想境界”的白鹿洞书院精神,更在于和其他书院一起,为中华培养出一代代的读书之人。

对于读书之人,历史的评价可谓褒贬不一。最典型的莫过于一句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。然而,我眼前闪现出的却是电影《鸦片战争》中令人难忘的一幕:战争爆发后,道光皇帝差琦善到广州将林则徐罢了职。被罢官的林则徐冒雨来到一书院,面对伏案而书的众书生,感慨极深地说出了“五千年中华,巍然于东方。全仗几个读书的种子。强敌临门不足畏,天翻地陷不足惜,就是不能让读书人沦丧。”

一席话,振耳发聩。千百年来,传统的中华教育造就了大批有正义、富有历史责任感的读书之人,他们保持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气节,信奉“舍生取义,杀身成仁”,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。有些读书人隐居村野,默默授教,传承五千年的中华文化,培养下一代的文化后继人。更多的读书人则不忘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以济世救国为己任,忠君爱民,清正执法,形成了治国的独特群体。

记载历史,以史为镜,冷眼看世界,探求强国救国之道,化为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,这就是书生;

满怀一腔热血,在社会动荡,外敌入侵时,挺身而出,慨然赴难,不谋个人功利,这也是书生。

敢说敢当,无所畏惧,泰山压顶不弯腰,时常扮演着时代的殉道者、牺牲者的角色,这,还是书生。

书生之气,有些迂腐,有些清高,有些不合时宜,不善见风使舵,察颜观色,他们视金钱如粪土,视权贵如草芥,却甘于清贫,保持自尊。他们远离世俗,不带投机,唯理是从,一条路上走到底,常常碰得头破血流不回头。这,是书生的可悲之处,更是其可敬、可爱、可贵之处。就某种程度而言,读书人构筑着社会的精神力量,他们所带的中华传统思想,构成了社会的精、气、神。

一股扑面的香烟拉回了我的思绪,我哑然失笑,暗笑自己在此胡思乱想,是否也书呆子气了一些。

举步进入殿内,殿的正中供奉着朱熹的雕像,像前燃着一束清香,香烟袅袅上升。朱熹在人们的心目中由备受尊敬正在走向被神化。想到朱熹对中华理学的贡献,及为天下学子的沤心沥血,我诚然地为这位哲人添上几缕清香,表达自己的敬意。

又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我屋后可以看到白鹿。一席话令我顿然欣喜异常:白鹿回来了?白鹿回来了!

不大的栏栅内圈养着两只白鹿,饲养员热情地为我开了门,让我入园观看。饲养员告诉我:这里是全国独有的白鹿,是为了千年前的历史而专门由西班牙引进的。白鹿虽然只来了一个月,却已熟悉了这里的一切,不再怕人,在我的镜头下表现得落落大方。千年历史的沉淀,白鹿史话的奇韵,让我陶然欲醉。我的眼中,白鹿在飘然虚化、远去,溶入历史,回到了李渤身边。

顷刻间,一种感动笼罩我的心田。苍天有情,人间有情,白鹿亦有情。岁月如歌,书声依旧,相见如故,在此所遇的亲和、友善,让我感受到千年书院遗存的感染力和生命力。短暂的拜谒,长久的回味,永恒的人生。白鹿洞书院,作为历史的一处坐标,相伴我开始新的人生。(吴越)